警方与暴徒在香港理工大学“激战”一整夜
原标题:警方与坏人在香港理工大学“激战”一整夜 17日晚间,坏人们焚毁理大邻近的红磡畅运道行人天桥,并引发爆破,随后,他们又用燃烧弹燃烧了一辆警方的锐武坦克车。而当天早些时候,弓箭和钢珠这两种中间隔杀伤性兵器也现身暴乱现场:一名警员的小腿中箭受伤,而另一名警员则被钢珠击中面罩的鼻梁方位。 两边坚持与激战直到深夜还未完毕。警方不断呼吁市民远离理工大学一带,任何人进入或停留于理工大学规模并帮忙坏人,均有或许视为参加暴乱。据多家港媒报导称,警方夜间将有理大逮捕暴乱分子。18日清晨,理大学生校董李凛然于理大称“警方从三方推动攻入理大”但是警方于交际媒体弄清“绝无此事”,重申并无攻入理工大学学校。 约一百枚汽油弹击中警方水炮车及坦克车 17日黄昏,坐落香港理工大学邻近的红磡畅运道行人天桥成为坏人与警方激战的“据点”。晚上7时左右,集合有理工大学的坏人在衔接理工大学与红磡港铁站的行人天桥燃烧路障,目的阻挠差人推动。火势燃烧得非常激烈,很快在整个天桥上延伸,烟雾阵阵,更屡次传出巨大的爆破声。据警方后来通报,坏人焚桥期间,有火种由高处掉下,这令火势也延伸到桥下,严峻损害在场所有人的人身安全。 一位其时在现场目击者告知《环球时报》记者,他看到坏人在天桥点起火堆后,又向火中抛掷了一枚不明物体,随后即发生了剧烈的爆破。“我看到燃起了一个巨大的蘑菇状的火球,还听到一声巨响,非常可怕”,他心存余悸地告知记者,“这或许不是一般的汽油弹,不然不会形成那么大的火球和爆破。” 大火被熄灭后,坏人们仍不死心,又在红磡天桥的一侧向警方建议进犯,警方则开释多枚催泪弹。接下来,为遣散这些暴力示威者,警方出动两辆锐武坦克车持续喷发催泪弹,但当即遭坏人张狂抛掷多枚汽油弹,其间一辆坦克车被击中起火燃烧,驾驶舱冒出熊熊火焰,警方随之后撤并再次密布开释催泪弹,但尚不清楚是否有警员因而受伤。据香港“01”报导,警方的水炮车及坦克车大略估量在17日夜间最少被一百枚汽油弹击中。一辆坦克车被击中起火燃烧 17日晚间,在坏人串联最常运用的交际媒体渠道telegram群组中,有人晒出一张疑似“氯气弹”的图片,宣称“氯气弹已研制成功”,要求警方当即撤离理大,不然将开释该兵器。氯气弹被认为是一种化学兵器,经过开释毒气使人逝世。鉴于此前理工大学校方曾证明,校内多个实验室的风险化学品被人取走,或许对大众安全构成严峻要挟和损伤,此事一度引发猜忌与惊惧。不过据《环球时报》记者向相关专业人士求证,坏人晒出图片上的所谓“氯气弹”不会形成太大损害,坏人所宣称的要“制作大规模残杀”纯属臆想。 弓箭、钢珠、轿车…… 警队晋级武力面临“丧命性进犯” 除了抛掷汽油弹与纵火,坏人们还持续以砖头、弓箭、钢珠等丧命性兵器进犯警方防地。17日下午,一名差人传媒联络队员14时许在间隔理工大学近三十米处被箭射中小腿。同一时间,另一名防暴警员亦有理大邻近的漆咸道南和柯士甸路接壤被钢珠击中面罩近鼻梁方位。差人传媒联络队(FMLC)队员中箭,图自香港差人脸书 据警方发布相片显现,中箭警员的腿部简直被箭射穿,有实名认证的警嫂称,这支箭的箭头抹有化学物质,但这一细节没有得到警方的证明。而被钢珠射中面罩的警员虽未受伤,但状况也非常惊险。另据警方通报,17日下午,坏人于理工大学A座邻近不断用巨型弹叉将汽油弹及硬物射向在场警员。巨型弹叉的射程达三四十米,这些进犯对包含警员、记者和责任急救人员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构成严峻生命要挟。别的,学校内藏有很多的进犯性兵器,以及包含易燃液体的风险品,已对大众安全构成极严峻要挟。差人传媒联络队一队员被箭射中小腿,图自香港差人脸书 另据警方通报,一辆白色私家车当晚10时许在红磡邻近拟冲向警方防地,警员危如累卵之际,向私家车开一枪。警方将轿车企图碰击一事描述为“效法恐怖主义”的行为。 面临坏人不停歇的进犯,18日零时往后,警方发布声明称,假如示威者持续以汽油弹、弓箭、轿车等丧命兵器突击警方,警方将以实弹兵器回击。据目击者称,晚间已看到有带着步枪的警员有理大邻近巡查。当天早些时候,香港多名底层警员和差人协会曾激烈敦促警队高层采纳更坚决的决计止暴制乱,答应前哨防暴警员运用与坏人平等武力层级的兵器,比方步枪等中间隔兵器。 “只要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屈服” 17日晚间九点半,警方发布布告称,为保证有理工大学所有人的安全,警方再一次呼吁学校内所有人,当即循北面李兆基楼(Y座)出口脱离,并遵从警方指示。警方一起称,“正布置下一步的举动。”不久后,警方又向暴力示威者喊话称,“现在只要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屈服”。 与此一起,理大、城大、科大、浸大和港大五所高校的校长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理大的师生和各方人士赶快脱离学校,并请各方坚持抑制。据港媒报导,多名泛民议员及天主教人士赶到红磡,期望与警方碰头“商洽”或进入理大,但被警方严肃回绝,并正告称立法会议员不该参加暴乱。 当晚,不少暴乱参加者总算感触到了“承当结果”的惊骇。一名穿戴黑衣的女“勇武”在香港媒体直播时表明,她很怕,不想做十年牢,但现在警方已将理大重重包围,她好像已“无从选择”。据香港“东网”18日清晨1点左右音讯,其时有不少暴力分子中的所谓“救助人员”已被反绑逮捕。另据了解,当夜如有记者要走出差人防地,则有必要出示记者证,坏人假扮记者将无从逃出。香港理工大学堕入火海 图自港媒香港理工大学堕入火海 图自港媒 不过,亦有坏人召唤所有人“死守”,但到清晨四点时,他们用于联络的Telegram群组音讯已显现,坏人们的汽油弹等“火魔法”东西已为数不多。 警方18日清晨表明,自清晨起,大批坏人于畅运道集合,向警方抛掷多枚汽油弹,并不断纵火,现场曾传出多响爆破声。警方亦一向派员遣散,并出动人群办理特别用处车及运用催泪烟。至清晨约5时半,警方持续于畅运道进行逮捕及遣散举动。一起,理工大学内集合的坏人,于学校内大举纵火损坏。警方重申,并无攻入理工大学学校。学校内多处起火,亦有很多爆破品、易燃物品及风险品,极为风险。警方呼吁于理工大学学校内所有人马上脱离。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白云怡王雯雯杨升记者陈青青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